广安中文网 > 庶门风华 > 第六百一十三章、有人欢喜有人愁
????颜彦听出了马氏想要通过颜彬传递的意思,上前摸了摸颜彬的头,“好了,二弟又忘了大姐的话,你还小,好好用心念书,这些事情等你长大了再管。”

????她能做的也仅限于此了,颜家的浑水她是绝对不想再蹚了,更没有那么大的心胸去包容那对母女。

????颜彰一听便猜到颜彦没打算原谅他母亲,因而,忙把话接了过去,“大姐,我们今天来就是看看你,没想管这些事情。还有,转年了我十五岁,该进太学了,我怕我跟不上别人,这个假期我能不能来你这看看书,我想要大姐指点指点我们?”

????颜彰换了个要求,凭心而论,换做是他,也不会轻易原谅一个害自己声誉和性命的人。

????这个要求不高,颜彦答应了。

????从这天后,颜彰三个,有时也会带着颜彣,他们几个经常在家吃了早饭就出来,到明园后自觉进了外书房,或看书或写文章或练字,遇到不懂的便问,文章也会拿给颜彦批阅,有时也会让颜彦推荐点书给他们读。

????晚饭会留在明园吃,饭后陪陆衿陆初玩一会再回去,偶尔遇到大雪天会留在明园住下来。

????颜彦是在腊月二十封印这天知道皇上颁布了一道圣旨,封陆呦为四品宣威将军,和陆竚一个品级,要知道陆竚可是靠着近二十年的军功才走到这一步的,因而陆呦的赐封便显得格外耀眼,因为他不但是大周国最年轻的四品将军,还是从戎时间最短立下战功却最多的将军,所以这份荣誉他当之无愧,朝堂上几乎是全数通过。

????消息传来,颜彦自是喜之不尽,不管怎么说,他们夫妻都凭自己的本事在各自的领域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声望和口碑也都有了,用青碧几个的话说,如今坊间提到他们夫妻,再也不是冲撞或下嫁之类的丑闻,而是颜彦的善举和陆呦的军功,相反,对颜彧和陆鸣则多了些不喜和不屑。

????和这道圣旨一同进门的还有皇上的赏赐,除了金银珠宝和衣料首饰,这次李琮还送了京郊的一片荒山给颜彦,这片荒山距离明庄有些远,在松麓书院附近。

????李琮也是知道颜彦今年又捡了不少乞丐,而养活这些乞丐也是需要花销的,因而,他送了这么一大片荒山给颜彦,倒不是他不想送庄子,只是见识过颜彦改造荒山的本事后,他不想浪费颜彦这个人才。

????相对明园的喜气洋洋和一派祥和,陆府明显冷清多了,同时也沉闷多了,黄氏带着自己的儿女搬出了陆家,也没打算回陆家过年,颜彧不在,因而陆家今年只剩陆老太太和朱氏两个正经的主子外加周婉半个主子,当然了,还有几个幼稚小儿。

????得知陆呦受封的同时,朱氏也收到了儿子的来信,知道儿子攻打雁门关失利了,也知道儿子受了点轻伤,因而朱氏的忧心是不言而喻的,这个时候,她越发把颜彧恨上了,总觉得自己儿子自打娶了颜彧之后便没有一件好事,两人天生就是相克的。

????反观陆呦娶了颜彦之后,不但人才两得,就连家底也不知厚实了多少,更难得的,这两人也不知哪来的运气,先是颜彦以一个外姓身份被赐封为郡主,接着是陆呦才念两年书便考中了秀才,这刚上战场才两年吧,又封为四品将军了。

????朱氏这么长吁短叹的,陆老太太更没个好心情了,她倒有心来看看颜彦,可一想起颜彦那天的拂袖离开,她又拉不下脸来。

????这时的陆老太太是真把朱氏恨上了,她觉得若不是当年朱氏的私心作祟,那么嫁给陆鸣的肯定是颜彦,陆家也就绝对不会到今天这分崩离析的地步。

????心里憋着一口气的陆老太太再次病倒了。

????没几天,朱氏接到陆鸣的又一封来信,紧跟着也病倒了。

????原来,陆鸣的信上告诉她,颜彧又怀孕了,因而合离一事只能暂且搁下,一切等颜彧肚子里的孩子生下来再说。

????颜彦是腊月二十八这天见到颜彤和颜彰几个才得知颜彧再次怀孕的消息的。

????因着年根下了,又下着大雪,颜彦和颜彰几个说好了,这两天就别过来了,等过完年再说,左右她也需要去各处走访走访。

????谁知这天正和几个青玉青禾几个清点各家迎来送往的年礼时,门外有婆子回话,说是颜家来人了,没等婆子说完,颜彬的声音传了进来,“大姐,大姐,你看谁来了?”

????颜彦一听这动静,想到之前颜彰说过的话,猜到准是颜彤回来了,于是,她忙下炕迎了出去,刚进堂屋,只见颜彰颜彬推着一个人进来了,因着屋子里有点黑,再加上对方捂得也严实,颜彦一时没看清这人的五官,但她知道这人一定是颜彤。

????“三妹,是你回来么?”

????“大姐,大姐,我,我想你了,真想你了。。。”颜彤听到这句“三妹”一下扑到了颜彦身上,抱着她呜呜哭了起来。

????过了好一会,颜彦拍了拍她的后背才推开了她,“好了,回来就好,别哭了,回来就好,来,跟我说说,这两年过的好不好,孩子呢,怎么没抱来我瞧瞧?”

????“大姐,二姐的事情我都知道了,以前我不懂事,不知道二姐和我娘做了这么多伤害你的事情,还跟着二姐一起埋怨过你,大姐,我,我真没脸来见你。。。”颜彤见颜彦待她还如从前,心下羞愧,眼泪又扑簌扑簌地落了下来。

????“好了,那不是你的错。当年你也不是没有劝过颜彧不要嫁给陆鸣,大姐知道这件事跟你没关系。”

????正是因为当年颜彤劝过颜彧也劝过马氏这门亲事不合适,颜彦知道她的三观还是比较正,也知道她人比较单纯,只是在情感上更偏向颜彧一些,这是人之常情,颜彦不怪她。

????再有,她能在得知事情的真相之后勇敢认错,没有一味地逃避或抱怨,这点也比较难能可贵。

????因而,颜彦也就没有一杆子也把她打翻。

????乐文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