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安中文网 > 攻约梁山 > 397意外的哀伤4
????“这帮人很弱啊,比不上客栈那伙武艺好,怕也就是些附庸女直兵为虎作伥的地痞恶棍强徒。这些人的马也不行,除了女直兵骑的这几匹,其它全是寻常的战马。”石勇检视着战利品随口点评着,眉头却皱起来。

????这一战轻胜,可惜仍然没能得到能审问的活口。落马的都是重伤,这季节稍一耽误就死了。没死这的带伤能逃走。

????“老段,我看这地方必有重大隐情。怕是窝着一伙女直,意图不轨,招揽利用不少当地败类在此专坑宋国,且必有官府强力人物的照应,所图怕是不小,否则,这些人决不敢如此嚣张地象在自个家里一样自由自在公开到处横行。”

????段景柱也点头道:“我也有这感觉。你们说,是不是女直已经在宋国这着手准备吞并宋国的大事了?”

????说着,他自己先笑起来。

????其他五个兄弟也不禁笑起来。

????确实有点儿好笑啊。

????金国如今还在奋力啃辽国呢,应该能啃倒腐朽了的辽国,却不知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吃掉辽国,和眼前的庞大敌人争斗的结果还不知会怎样呢,这就信心满满的已盯上了宋国?这自信也未免太过了吧!

????但他们六人笑了几声后就立即收了,一个个的脸色变得肃穆不少。

????他们太清楚女直的心性了。

????女直狂妄之极,除了怕武器厉害的海盗,其他势力在女直眼里全是渣渣。以阿骨打的雄才大略和胆量,未必不能一边和辽国争生死一边却还有心思瞄上了懦弱更好灭掉的宋国。此人绝对有这个心胸胆魄。

????段景柱却突然亢奋起来说:“这离梁山泊应该不算远了吧?若真是金国在此培殖了势力搞鬼,怕是会影响到公子的大计。咱们既然凑巧经过这里看到了蹊跷,你们说,是不是索性就势把这好好摸摸底?”

????钱缸,牛进宝,金来顺,马得财,四人,有的赞成,有的思索着一时没吱声。

????石勇却果断摇头道:“既然离梁山不太远,想必梁山那对这里的事也应该有所了解。那旱地忽律朱贵可不是吃素的,手下情报人员不会凡凡。......主要是,这事,我总感觉最好还是别多事,先去梁山见到公子爷,把这的疑点说说。那边若还不知情,就提了醒了。若是早知道了,那更不用咱们在这一点也不了解的陌生地瞎子一样冒险乱撞了。”

????段景柱也随即拿定了主意,“好,咱们立即走。我也总感觉这地邪气。心惊肉跳的。杀了两批,可别捅了马蜂窝。”

????六人都是警惕性极高的老贼,心有了顾忌,自信本事也不敢瞎耽误在此,立即上马而去。

????那三十多骑不好的马以及刚才拼杀中受伤的马都抛弃了。挑了最好的,一人三骑,打算一口气冒雪远离此地。

????这次奔出了不下十五里地。

????六人感觉这回离得远了总安全了吧,心都放松了,就缓下马。放眼处是一片茂盛杂树林,四周皆是掩在厚厚积雪下难知底细不便通行的山沟旷野,不见村舍人烟,只林间这条蜿蜒曲折的阴暗林荫大道可行。

????六人催马进入,

????但见林中植被丰茂,不少地方有近人高的野草荆棘挂着冰雪一丛丛的在凄厉寒风中摇曳,发出刺耳的沙沙声,这林中情景着实有些渗人,但自然吓不着凶险山野待惯了的胆大六人,但段景柱却总感觉有什么不对头的,后背似阴风撩撩,脖子处似有阴鬼在嬉笑吹气,这林间似乎是恶鬼幽灵之地,仿佛有无数邪恶阴魂厉鬼在嬉笑玩闹却阴森森贪婪盯着自己一行,他有极不祥预感,心生不妙,以前的凶险动荡马贼强盗生涯中,他也多次经历过这种情况,并且真遭遇了凶险,却机警骁勇幸运的一次次都安全挺过来了,所以,他很相信自己的感觉,担心这林中有什么可怕之处,赶紧招呼兄弟们快走。

????六人都提紧宝刀警惕戒备着,策马加快速度,想快点穿过这片幽暗树林。

????这片林子着实不小,连着远处山岭。林中只近二十匹战马的奔腾声,间或有鸟鸣,别无声息,似乎这没有其它危险野兽生存,也没发现什么动物或人的足迹,按理应该是安全的......快马奔行间,却突然路边积雪暴起,两道寒光从飞溅的雪中如电闪现。靠两侧林子近的钱缸、马得财二人所骑的战马猛然栽倒,原来都是马腿被斩断了一条。两道寒光是两口刀。

????钱缸马得财狠狠摔下马来,但地上雪厚,二人又骑术了得,久经险恶,这样的骤然遇袭阵仗虽然很意外很猝不及防却并不能把他们摔怎样,也吓不坏二人,

????但,可怕的是,在有人藏匿积雪中成心偷袭暗算时,两侧林中同时还有放冷箭的......当真是狡诈高明。

????钱马二人摔在地上的几乎同时就中箭了,箭力强劲而精准,都扎透坚韧的狼皮皮裘正中心脏部位,但有内甲保护并不能要命,却也被几乎近在咫尺太近的强弓重箭猛烈一击撞得疼痛得很,撞得心脏似乎都停跳了几拍。

????二人不禁都闷哼一声,脑子却清醒无比,第一反应是赶紧向山道中间翻滚,尽量远离道边雪中钻出来的敌人,同时落马时也一直死死抓紧不丢的宝刀赶紧挺到胸前防范,并奋力鲤鱼打挺想赶快起身才好搏斗。不料又是两箭紧跟着射来,根本躲不及挡不及,这次是大腿。大腿却没内甲保护,箭透大腿,二人刚蹦起的身子不禁腿一软又栽倒,这时,另两处雪中也暴出杀手来,一个使板斧,一个使短柄狼牙棒,从钱马二人侧后狠狠砸中。

????这种钝器打击正中内甲弱点。

????二人被打得重重摔倒,侧肋都塌陷了,显然肋骨断了数根,重伤。二人也是凶悍,如此重伤,搁一般人早痛得死人一样动弹不得了,他们却愤怒凄厉之极吼叫一声,单手把宝刀如电扫出,这一刀都拼尽了他们所有的凶戾和生命力量。

????轻松得意偷袭砸倒他们的两敌人万没料到在懦弱的宋地居然能有如此凶悍顽强者,离得太近,宝刀又长,雪地又滑,又出乎意料,大意下失去防范,他们对这拼死一刀反击根本躲闪不及,惨叫声中都是小腿被斩掉,不同的是一个是两条小腿都没了,人如突然塌掉一样矮了下去,另一个只掉了一条,一头栽倒.....却是比钱马二人先死了,鲜血瞬间染红一大片。

????同时,段景柱他们四个离道边远些,没遭遇斩马腿突袭,却遭遇林中弓箭偷袭。只是有内甲保护,敌人不知,射得都是胸膛等要害,失算了,没能奈何得了四人。敌人待要第二箭改射脑袋面门要害时,四人已经滑下马.......

????最先出手的路边隐匿者两人并不理睬还没死正瞪眼找拼命的钱马二人,也不管断腿的同伙二人,全都敏捷发狂的野狼一样猛扑向段景柱四人这边,同时,林中也杀出数个,全都一身翻毛兽皮衣,个个如林野凶兽,挥舞各种利器扑上来。

????女直,又是女直,果然是女直。

????别人也玩不了这么高明的伪装埋伏。

????只有女直这样的野人猎手才擅长如此积雪林中偷袭。

????这种狩猎形成的本事,连机警而感官远比人类敏锐的野兽尚且难察觉难逃脱,总成了女直的狩猎收获,何况是人。

????段景柱、石勇心中大恨,

????想他们六人在北方当了这么久的强盗马贼头子,经历了那么多凶险波折,却从无折损一人,却不料在这安全的宋地却一下子就重伤了两个好兄弟。钱缸、马得财怕是活不成了,若不然以二人的凶悍骁勇不会躺那不参战.....

????啊——

????牛进宝和金来顺一样心痛如刀绞,四人疯狂大叫着狠杀。

????若不能全歼了这几个或十几个狡诈凶狂自大狠毒的女直,枉为好汉。

????这伙女直是从此前逃回去报信的宋人败类那得知段景柱他们的事的,死了同伙又丢了女直英雄的威风,大怒,立即采取行动,判断了六人去向,提前在这必经之路的林中设下埋伏,算计着六人身手着实厉害,不但武艺高强,而且骑射之能居然也能象他们女直一样厉害,而他们这些负责潜伏宋国的也只是女直中的精兵,和汉人强将级别的高手争斗,正面硬拼怕是不划算,如此埋伏偷袭,防不胜防,那六人又显然对这里完全陌生毫无了解,没有防范,那么偷袭定能取巧得胜。

????女直,人是野兽一样的愚昧野人,却不意味着他们就只知道一味得不怕死靠骁勇死拼才取得了威压辽国的优势。

????他们比狐狸还狡猾,比狼还机警.......开始造反时的几次重挫辽军,打的是辽军轻狂大意,也玩了心眼,胜在了算计。打仗杀人,他们天生一样有谋略有经验。这是代代狩猎,自然而然积累出来的强者天赋。

????只是,这伙人得手了,也失算了,轻松成功弄倒了钱马两个凶悍强者,却没能如愿暗算了其他四个同样凶悍的。他们不知这六人身藏防护能力极强的内甲,而且刀都是宝刀。冷箭失败,报复心嗜血性凶狂大发,此刻干脆围攻肉搏硬拼,结果有人数优势,也自负山林雪地野战的超人能耐,想欺负宋国人不会打雪仗,却出乎意料的被四人迅速杀伤大半......

????剩下的女直大惊,立即退开,钻入林子,又转为藏匿玩冷箭,

????这是他们最擅长的,就象冬天打猎一样的习惯而娴熟。

????段景柱四人近战能打得过这队女直精兵,玩丛林雪地冷箭也不惧女直之能,他们也是此行高手,当山贼马贼时打猎打仗早精通这方面了,根本不怕和女直钻林子比这个。

????可是有钱马二兄弟重伤急需要保护照料,他们不能追敌离开,又不知林子里到底隐藏着多少敌人埋伏了多少陷阱,不能大意轻进林中,只能守着兄弟在道边大树边当掩护,展开和女直的对射偷袭较量,在箭法高强又行动灵活自由的对手打击下,顿时陷入被动挨打,眼见钱马二兄弟伤势垂危却困着不能专心照看兄弟,恼怒焦躁之急却一时没好办法脱困。

????钱缸马得财此时嘴角流血不断,气息虚弱,脸色由苍白转为灰,都自知这次是栽了活不了了,不能连累性命相交的好兄弟,都挣扎催促着四人以杀敌脱身为上,不要管他们了。

????显得胖大粗壮的钱缸在极度痛苦中却脸现笑容,“想不到我命大福大财运更是亨通的老钱,再高的山也爬过了,再险的河也趟过了,再猛的野兽也打过,再强的敌人也杀过,今日却在这个平原小树林中爬不动离不开了。命数已定,寿数已尽,财运已终。兄弟们走吧。到梁山找二爷,给我报了仇,咱们的兄弟情谊就仍然是完美的。俺死了,此生也值了。”

????马得财伤势更重,更奄奄一息,也挣扎道:“老段,大石,老牛、金块,走。赶紧走。这地方太诡异了。杀了林中这些女直,我怕你们也在危险中。走,赶紧远离这。用马掩护一齐跑。狗蛮子伤不到你们腿就奈何不得你们。快走......”

????段景柱、石勇、牛进宝和金来顺听着这些,心越发悲痛如刀绞。

????段景柱一边戒备搜索着敌人射击一边咬牙切齿道:“不走了。今日不杀光了这些女直蛮贼,如何能咽得下这口气。死也得把仇报了。走不了了,死一块也不错,咱们兄弟一齐下阴曹地府仍是兄弟仍是好汉,打死鬼女直再快活闹一场。”

????石勇不死心,给钱马二人打气:“坚持,再坚持。象以往一样,千万别放弃。肋骨断了而已,能治好。咱们兄弟几个都命好着呐,咱们有神人二爷庇佑着呐,以前那么多次遇险,有太多比这凶险多了,不都趟过来了?这回也能。”

????钱缸喃喃道:“二爷?二爷真活菩萨呀!俺有福啊,俺是贫贱孤儿,不甘认命贫弱受欺,总和那些有钱有权背景大的坏蛋硬挣强,本早该死在这肮脏世道了,却幸运遇到二爷,又快活了这么多年。儿子也有了,俺有后,死了能闭眼了。”

????马得顺已经虚弱得说不出话了,只是脸上露出会心笑容。

????牛进宝见钱马二人只是等死,急得落泪道:“你们可不能抛下兄弟们。咱们还有许多败类未杀干净,还有太多美酒没喝,有太多钱没花呢。咱们还没住过电灯电话海景别墅呢......”

????金来顺已经哭得泪眼模糊,却还得赶紧擦清亮眼,能搜寻还击不断绕上来放冷箭的女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