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安中文网 > 不能承受的生命之爱 > 第四十二章 陈年旧伤
????寒露已至,银杏果在枝头摇摇欲坠。

????陈小鹤扯了扯身上的衬衣,今年的秋天好像来得有点早。

????陈小鹤早上没给阿俊做饭、趁阿福还在睡觉就急匆匆地冲出来了。

????等到的时候,这家三甲医院门口排队挂号的队伍已经蜿蜒至大门外。

????竟然还有不少人带着马扎、被褥。陈小鹤站了一会,腰就快要断掉,不禁看着做马扎的几位心生羡慕。

????这个时代原来也还是需要通宵排队得,虽然有手机和电话预约,像自己这样临时起意来看病、或者从外地赶来看病闹不清状况的,还是真不少呢。

????保安一早就大呼小叫地维持着秩序,防止个别人插队,奈何喊破喉咙,还是总有人尝试着突出重围。

????终于挂号时间到了,大家一哄而上冲到挂号口,队伍也被挤得七零八落。

????陈小鹤又排了半天终于抢上一个专家门诊。

????等坐地铁回到家时,阿福正坐在小马桶上哼着小调、上着大号。

????陈建强说今天早上阿俊又忘记带语文书,是他爸爸又折回来拿了一通,其余的事情也还算顺利。

????陈小鹤给阿福擦好屁股,穿好衣服,三个人就再度出门打车。

????早高峰还未过去,网上叫得车比预订时间玩了快二十分钟才到。

????阿福一直扭来扭去,陈小鹤的眼镜也被他一把薅到地上。陈小鹤翻起屁股就打了两巴掌,阿福哇哇地叫起来。

????陈建强站在旁边很不自在,“我就说不用去吧,抱个孩子去太费劲了,我估计看了也是白看,医院很远吧?”

????陈小鹤赶紧宽慰道,“不远不远,咱坐车一下就到。”

????终于出租车来了,阿福立马被吸引了注意力,不再闹腾了。

????出租车慢悠悠地行驶到跨江大桥,车速陡然下降,几乎是停滞不动了。

????“爸,快看上海中心,东方明珠,反正速度慢,你看看风景呗。”陈小鹤招呼着陈建强。

????陈建强朝远处看去,鳞次栉比的大楼宣告着城市的繁华热闹,与陈小鹤家附近仿佛是两个世界。

????“还要过江才到,太麻烦了。”陈建强还在抱怨路途遥远。

????终于,到了医院。

????足足等了快一个小时,陈小鹤陪着阿福爬楼爬得腿都细了的时候,才轮到陈建强的号。

????陈小鹤拿出一包坚果交给阿福吃,然后三个人一起进去看医生。

????医生很年轻,大概跟陈小鹤年龄相仿,问诊极为温柔得体。

????听陈建强说了几句话之后就说,“听这口音,我们应该是老乡啊。”

????一问,果然就是。陈小鹤有点小惊喜,遇上老乡总归是好事。

????老乡医生刷刷开好单子让去拍个X光的片子。

????临走还不忘逗逗陈小鹤怀里的阿福,小家伙拿着见过吃得一本正经,难得的乖巧可人。

????折腾了一个多小时拍好片子,三人又去看医生。

????这一次医生门口等着看报告的患者更多了,都一股脑儿拥在门口。

????陈小鹤抱着娃站在一边,看着陈建强挤在前面排队。

????陈建强那一身肥大的衣服配着一双解放鞋,在这干干净净的医院里,倒不是很突兀,能看出外地过来看病的人也不少。

????终于轮到陈建强进去,陈小鹤抱着阿福也往里进。阿福这次却有点不乖了,啊啊啊地乱叫着。

????一进门,老乡医生就笑眯眯地问起,没人帮忙看孩子啊?带着个孩子来医院一定得当心呀。

????陈小鹤跟医生抱歉一声,说家里没人带,然后拿出手机让阿福坐在旁边一个椅子上看着视频。

????然后就赶紧转身问自己爸爸的情况怎样。

????老乡医生说话的功夫,早已调出片子仔细看了半天。

????“你这腿好像是骨折过呀!”医生带着疑惑地问道。

????“真得呀?医生!我爸那腿以前确实伤过一次啊!他当时也没去医院看!”陈小鹤大吃一惊,突然就想起妈妈以前跟自己说过爸爸腿受伤的事情。

????那是好几年前了,陈建强有次帮二奶家卸货,结果大卡车上的一个大轮胎突然滚下来砸到他的膝盖,整条腿都往后折了一下。

????大家都关心他是不是砸到了,陈建强呢,装坚强,说没事没事。

????等回家以后,陈建强也没有跟任何人说他受伤的事。

????那时候,正是农忙时节。

????俞美还拉着他扶着耧车连续耩了两天的地,播下五亩地的种子。

????俞美当时就心说,怎么感觉这次陈建强扶的耧车那么没劲呢,就一直在前面催他,多开点劲。

????陈建强也一声不吭,不说自己腿伤到了没力气,就一个劲地死撑着。

????直等两天后,二奶奶来家里玩,跟俞美说起,陈建强那天在她家门口被轮胎打到腿的事。

????俞美知道后,把陈建强狠狠骂了一顿,这个人完全不把自己的身体放在心上,受了那么厉害的伤也不言语一声。

????这事,陈小鹤也是在事情发生大半年后才知道的,这对父母有什么事情都不会及时跟陈小鹤通风报信。

????陈建强听年轻医生这么说自己,赶紧否认,“没,不可能,我的腿怎么可能骨折呢。”

????老乡医生却是信誓旦旦,“你看这里,是错位的,当时你没处理没制动,它属于畸形愈合了。”

????陈小鹤听了医生的话震惊不已,想到爸爸当时的情形,真是又心痛又生气,“医生,那这还能怎么办吗?我爸这腿你看现在也经常疼,一年四季都腿凉。”

????老乡医生先是叹气、又摇了摇头,“大爷,这个不好弄了,唯一办法就是打断重新长,这个对身体的损害更大。医生也不是万能的,尤其面对这陈年旧伤能做的事情更是有限。当时要及时治疗的话,只是个小问题,现在这个是个大问题啊,不好治。”

????“那我爸这腿疼怎么办呢?”陈小鹤犹自不死心。

????陈建强则在旁边闷闷的,没说什么别的。

????“这个腿疼我可以给开点通筋活血的药,不过这些也是治标不治本的,你是在疼了吃吃药可以的。”老乡医生人再好,最后也是爱莫能助了。

????陈小鹤谢过医生,就抱起阿福、陪着爸爸去取上药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