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安中文网 > 士女成凰 > 第098章 少年宇文护,佛辩
????五分钟后替换:回到萧家大宅的萧显心情还久久不能平静,手中握着萧陌玉给他的画卷久久凝思不语,禁不住眼中也淌下一滴泪来。

????小厮风动如何不知主人的心思,便小心的问了句:“郎君,奴看得出,你其实很想接那神医到萧家来的,可又为什么要告知她实情呢?”

????如果不告诉,永远瞒着,她不知道自己的身世也就自然会到萧家来了。

????正想着,不料萧显却答了句:“你不明白,回到萧家,也许还不如她现在过得好,我萧氏子弟个个兼俱才能,可为什么个个都命不长久,这不是什么天灾,而是人祸。”

????小厮的脸色一变。

????又听他道,“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我倒希望她能永远过上这样的生活,只是阿姐……如果让母亲知道阿姐已经……我还真怕她难以承受……”

????“那就不要告诉夫人了。”小厮连忙接了一句。

????萧显摇头,喃喃自语了句:“当年母亲便是因为阿姐与父亲争吵,断了一辈子的夫妻之情,自己也因一直活在愧疚与痛苦之中而郁郁寡欢,这才落下一身的疾病,瘫倒在床的,后来大哥、二哥、三哥他们相继离去,母亲最后的精神支柱也坍塌了,如今变得谁也不认识,我真不知道……”

????“郎君,夫人还是认识你的,她只是见到别人时偶尔会不冷静而已,每次郎君去看她时,她都会变得很安静慈祥,奴看得出,夫人其实很不放心你的。”

????因为不放心,所以吊着最后一口气,也要硬撑着活着。

????想到母亲那枯瘦如柴,已然形如七八十岁老妪的身体,萧显心口便是灼热的疼痛。

????“郎君,那女郎她会医啊,咱们何不将她请到家里来,给夫人也看看,说不定夫人这病也就好了呢?”小厮忽然灵机一动说道,说完,又似意识到什么,十分不好意思的道了句,“郎君,那神医是没有喉结的,而且长得又那么妖那么艳,你别告诉我,你没看出来?”

????萧显摇头失笑,怎么会看不出来,只是看破不说破了。

????小厮似立即领会到了他的心思,又连连道:“郎君你放心,这话我以后肯定不会对别人说。”顿了一声,又道,“不过,夫人的病?”

????提到母亲的病,萧显的神情又黯了黯,心中似有所动,但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

????送了萧显一路后,回到小院中的凤凰看到萧陌玉借着烛火正呆呆的看着手中的罗盘,脸上没有半分笑容,神情也似有些忧伤黯然。

????于是,他拿了一顶帽子斜戴到头顶上,跑到萧陌玉面前,一脸神秘的诮笑道:“卿哥哥,不如我给你跳个舞唱首歌听,好不好?”

????萧陌玉还没有答话,就见这男孩子已退出几步远,毫无预兆的手舞足踏起来,一边跳,还一边拿竹筷敲着磬,口中唱着:

????“郎在十重楼,女在九重阁。

????郎非黄鹞子,那得云中雀?”

????唱到这里,男孩子见萧陌玉的神情先是一愣,旋即唇角微弯,露出一抹笑颜,不禁也咧开嘴璨然一笑,手中衣袂飘展,以更放旷恣意的动作舞动起来。

????“慕容攀墙视,吴军无边岸。我身分自当,枉杀墙外汉。

????慕容愁愤愤,烧香作佛会。愿作墙里燕,高飞出墙外。

????慕容出墙望,吴军无边岸。咄我臣诸佐,此事可惋叹!”

????随着男孩子的舞动,歌唱,萧陌玉脸上的笑容又一分分凝住,她还从未见过如此放达风流的舞蹈,仿佛此刻在她眼前舞动的并不一个人,而是一只久困于笼中渴望展翅而飞的凤凰,当凤凰破笼而出,那便是翱翔于九天之上的傲骨清鸣,男孩子的舞蹈中竟有一种野性的优雅和入骨的风流,还有一种隐而不发睥睨于天下的魄力。

????旋转,展翅,高翔,每一个动作都自带天风,如雪飘逸。

????“名师大将莫自牢,千军万马避白袍。”

????当最后一句落音,男孩子的动作才停下,衣袖也渐渐飘落下来,就如一只倦了的鸟儿终于收起了他的羽翼。

????萧陌玉若有所思。

????名师大将莫自牢,千军万马避白袍,说的是南梁名将陈庆之的故事,以区区几千白袍兵,在三个月内,连夺北魏三十二座城,所到之处,无人敢敌。

????此等战绩前所未有。

????只可惜陈庆之去逝的早,不然……

????想到这里,萧陌玉又摇头失笑。

????这时,男孩子凑过来问:“卿哥哥,怎么样?我跳的舞好不好看?比起侧帽风流的独孤信,如何?”

????萧陌玉回神,含笑感激道:“你是怕我不开心,所以故意跳此舞,来逗我开心的?”

????凤凰没有否认。

????萧陌玉又道:“其实我并没有不开心,福祸相倚,世事难料,人这一生会遇到很多不可预料之事,如果事事都要不开心,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凤凰,你看!”

????看什么?

????顺着萧陌玉修长的手指,凤凰看了过去,就见那罗盘之下竟然画有一个图阵,图阵之中放着一枚玉佩,这枚玉佩正是她母亲萧氏所留下来的遗物。

????凤凰看不懂是什么意思,便问:“这是什么?”

????萧陌玉便答道:“我刚才在占卜算卦,以我母亲的遗物来算她生前之事。”

????“那卿哥哥你算到了什么?”

????“二十四卦,卦象上显示为水,直指秦淮河畔的东南方,也便是萧家大宅所在的方向,客卦又为离卦,所指向的却是建康台城太极殿。”

????凤凰直摇头:“还是不懂,这是什么意思?”

????萧陌玉便沉默下来,顿了片刻,又接道:“意思便是说,真正害我母亲的人,并不在萧家大宅,而是在皇宫之中。”

????“也就是说害姑母的人并非云华公主,而是另有其人,那会是谁?”凤凰倏然站起身来道。

????萧陌玉又默然不答话了。

????“想不到卿哥哥你还会占卜算卦?”凤凰再次惊讶的叹了声。

????萧陌玉莞尔一笑,占卜算卦只是道术中的一种技能,以卦象上的方位来测风水,算命格,还只是最浅显的技能,真正的术法是逆天改命,所谓道术通神便是如此,可惜前世的她还并没有到这种地步,否则也就不会让她们谢家以及整个南梁都毁于贼人之手了。

????“凤凰,再将我母亲的其他遗物都拿出来看看吧!”

????“好。”

????男孩子点头,立刻将萧氏所留下的那只匣子抱了出来,放在萧陌玉面前。

????萧陌玉打开匣子,从一堆饰物中找出一只鼓胀的锦囊来,旋即她也打开了锦囊来看,就见这里面所盛装着的竟是一张绣有字样的锦帕。

????锦帕的绣工极好,上面的字迹也十分隽秀,是标准的簪花小楷,上面写着:“人道团扇如圆月,侬道圆月不长圆。愿得炎州无霜色,出入欢袖千百年。”

????是一首情诗,而且是一首大胆求欢的情诗。

????